请先关注 [低调大师] 公众号 优秀的自媒体个人博客,低调大师,许军

低调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文章详情

文章详情

InnerSource(内部开源)正当时 ---国际内源基金会Summit 2021 参后感

2021-12-04 44热度

       

上个月,又一次以member的身份参加国际内部开源基金会InnerSource Commons组织的InnerSource Summit 2021,并分享了一个议题。现在抽一点时间,写下我参加本次Summit的一些感受,并分享给大家。

        首先介绍一下什么是内部开源和内部开源基金会。内部开源(InnerSource)就是在企业内部,采用开源社区习惯的方式进行协作,简单来说就是在企业内部开放源码,并接受其他团队的贡献,可以参考这里(gitee上关于内源的专栏)。 而国际内部开源基金会(InnerSource Commons,https://innersourcecommons.org/)就是一个企业间交流和分享内部开源方法论和落地实践的社区,它创建于2015年,采用类似Apache开源软件基金会即501(c)(3)非赢利组织的方式运作,每年都会举行Summit来集中进行内部开源经验的分享和交流。疫情之前Summit是在线下,疫情之后以线上的方式运行。同时也有一些其他的协作内容,包括books,patterns, learing-path等。

        然后介绍一下本次的InnerSource Summit,时间是2021年11月17日到18日,共有25+ Speaker在线上进行专题分享,同时在Slack的专门频道上交流。

       下面是我从视频上的截图,可以看到全部spearker,按照身份基本上分为三类,

  1. 基金会的管理人员:包括Chairman Danese Cooper,VP Georg Grutter,执行总监Clare Dillion
  2. 开源社区的名流:包括Apache基金会创始人之一Brian Behlendorf, 畅销书《People Powered》的作者Jono Bacon,
  3. 当然最多的是各个企业进行内部开源实践的负责人,包括微软,IBM,Morgan Stanley,US Bank,Bloomberg,Shell,Didi等。

我来重点介绍几个我觉得有意思的talk吧。

  • Danese Cooper的Chair's Address
  • 微软同学的分享
  • Morgan Stanley同学的分享

1. Chair's Address.

Danese Cooper 是开源著名的活动家,也是InnerSource Commons社区的创始人。

跟往常一样,她的Slide总是从Happy InnerSource Day开始,

今年已经是InnerSource Commons社区创建的第7年了,时间过的真快。

 

在她的分享中,她回顾了社区的进展,现在社区中有1500+用户来自500+企业,都是已经在采用InnerSource方法的企业。

国外著名的企业包括3M,IBM,Microsoft,SAP,Ford,Nike,SAP,Walmart,Morgan Stanley,Nasa等,

国内著名的企业包括腾讯,百度,华为等。

2.  微软同学的分享--InnerSource at Microsoft

微软负责InnerSource的Senior Program Manager Arno分享了《InnerSource at Microsoft》。

他在talk中提到,微软的雇员超过18万,其中50%是工程师,公司代码仓库超过8万,每个季度约有1百50万次代码提交。

在这种公司里面推行InnerSource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们从2014年开始建立开源办公室即OSPO,2018年起成立公司级的InnerSource推进组织。

他提到在微软内部,采用ALL-In的方式,即绝大多数项目都是内部开源状态,全部工程师都能看到并做贡献。有些项目外部贡献相当多,比例在15%到35%之间,(说老实话,这个比例很让我吃惊。)他们完善了HR的Review Process来激励工程师进行协同贡献。还组织了很多运营活动,包括定期的Meetup,Casestudies,还有Hack events等来帮助和推广内部开源项目。

他们还建立了比较详细的度量体系,包括项目级别的度量来帮助项目分析和改进, 和公司级别的度量。

项目级别的度量主要度量PR相关的指标,(PR means patch request,即提交一个patch。)

例如对 PR的反应时间,要求做到比较短,推荐做到平均1小时以内进行反馈。要求PR内部的平均时间应该和PR 外部贡献的平均时间保持一致。

公司级别的度量包括参与协同的人数等。

他的总结是经过3年多的努力,“InnerSource Does Move the needle”。 我特地查了下“Move the needle”,在微软这个说法是指有明显的改善。

To move the needle is to have a noticeable effect, presumably positive.

 

3. Morgan Stanley同学的分享--Moving a Legacy Codebase to an InnerSource Model

这个talk吸引我的是,一般金融企业相对比较保守,Morgan Stanely这种金融企业也能做内部开源吗?第二是新创的代码容易进行新方法的尝试,对于老代码Legacy项目做内部开源是很难的。所以我把她的分享好好看了下。

这位同学谈到她们有一个20年的老项目,是一个java的lib,被很多其他业务部门所使用,现在打算进入维护状态不再继续基于此进行新功能的开发了。他们采用内部开源的方式希望可以达到如下目的:

  • 直接引入最终用户来提升这个老项目的生命周期
  • 通过内部开源贡献bugfix来解决维护团队人力不足的情况
  • 测验内部开源方法是否可以在公司内work

这种方式进行了两年多,他们意识到InnerSource不是把代码开源就完了,然后就可以坐等贡献和入了。

InnerSource要取得好的结果,要让协同部门做高质量的贡献,必须做好如下的事情。

  • 项目要容易build
  • 项目要有好的文档,告诉用户如何读懂代码
  • 项目要有好的测试

这些都是花费了维护团队不少人力完成的事情,事实上他们是在偿还技术债务。

之后跟协作团队还需要很好的沟通,包括了解彼此的期望,即哪些feature是维护团队希望协作团队贡献的,哪些feature是协作团队的需求。

代码贡献的code style是什么,贡献新功能的测试覆盖率要求是多少,等等。

运行了两年多,维护团队花了不少人力完善build脚本,开发文档和测试脚本,跟贡献者的沟通也花了不少时间。

"Was it worth the effort?

Yes,absolutely it was. "

项目采用内源方式进行工作,完全达到了事前预期,项目延长了生命力,有源源不断的贡献者提交bugfix和新的功能,有些长期贡献者甚至成为这个项目的co-owner,一起leading开发和项目规划等。

现在她所在部门负责的所有代码仓库,都采用内部开源的方式进行工作。

最后她总结到:

1. InnerSource 一个老项目花费的人力比她预想的多,需要完善build,测试和文档,但她也承认这本来就是项目组早该完成的事情

2. InnerSource 既提升了他们自己的开发体验,又在用户中受到非常大的欢迎。

 

当然这次Summit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分享,视频总的链接在这里。 

滴滴负责内部开源的安旭同学分享了她在滴滴内部推行InnerSource的实践和体会;

我也简单分析了一下InnerSource和DevOps的共生关系。

 

最后是总结:

作为InnerSource Commons的member,参加Summit已经是第三次了。

总的感觉是内部开源(InnerSource)正当时,越来越多的主流大厂在采用这种方式,某些厂实践的深度和广度都令人感叹。

 

 

 

 

 

 

收藏 (0)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共有0条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