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苹果前雇员各种黑水吐槽 小伙伴们要挺住!

文章详情

苹果前雇员各种黑水吐槽 小伙伴们要挺住!

2014-4-7 12:49 4已围观 收藏 加入我们

并非每一家公司都完美无缺,苹果公司也不例外。原来,在苹果工作,也会有令人不快的一面。美国《商业内幕》的编辑们日前从多个渠道挖掘档案以及相关资料,将多位苹果前雇员对自家雇主...


  如果你想要到科技公司工作,你当然最希望自己的简历上某些地方能够体现“苹果公司”的痕迹,因为这个述职被公认是一个重要的经历,可以让你轻易获取任何其他类型的就业机会。但在这个全球最具创新能力的科技公司里上班到底会是什么感觉?多数人十分珍惜他们的时间,作为一名苹果员工,你所从事的是这个星球上最受欢迎的电子产品的工作,身旁共事的都是聪明的大脑。你正在做的事情,整个世界都在嫉妒。

  但并非每一家公司都完美无缺,苹果公司也不例外。原来,在苹果工作,也会有令人不快的一面。威锋网消息,美国《商业内幕》的编辑们日前从多个渠道挖掘档案以及相关资料,将多位苹果前雇员对自家雇主的吐槽进行了汇总,欢迎大家来围观。不过值得提醒的是,锋友们常会义愤填膺地对非苹果阵营抛来的吐槽群起而攻之,不过以下大批不太积极的描述均来自曾在苹果工作的一线员工,希望大家的小心脏能够坚强的挺住!


   “苹果的保密政策有时会对家庭生活造成太过严苛的影响”

  Robert Bowdidge 曾向《知乎》反映:“我没办法告诉我妻子任何事情,她只知道我在街道对面的一栋楼里上班,每天加班到很晚,而且她对我所从事的工作一无所知。当我要去英国曼彻斯特培训更多过渡的员工时,她要求陪同而去,但我必须说‘不’,她当时在IBM工作,我知道那些项目领导肯定会极度担忧我们的芯片供应商会窥探我们的举动。”

   你要告诉自己的妻子“忘记一切”

  Kim Scheinberg 讲述了她的丈夫——苹果员工JK ,曾参与开发英特尔版可在PC上运行的Mac OSX 系统的员工,Bertrand Serlet,软件工程部高级副总裁。Kim Scheinberg 描述到:“Bertrand 找JK座谈,告诉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个项目,任何人。随后,部门内部不得不重新制定配置以符合苹果的安全标准。JK指着Bertrand说,我知道这个项目,事实上,我不光知道这个项目,我还是它的命名者。Bertrand 告诉JK,让他要求我把所有这些通通忘掉,他也不允许再向我透露任何信息,直到项目对外公布。我猜Bertrand希望可以全面删除我的这段记忆。”


   “所有一切,我指的是一切事情,都由苹果的市场营销团队来决定”

  这位匿名的员工表示:“公司内部的文化是极端保密的,在政治和市场驱动的策略上甚至会更加极端。所有一切,我指的是一切事情,都由苹果的市场营销团队以及在东海岸从事纸媒工作的2个评论员来决定。我对这两个评论员在苹果能有如此角色地位感到震惊。作为一名工程师,有人告诉我应该听从于Mossberg和团队制定的功能需求。这让我有点恐惧,有点想出手我所有的苹果股票了。”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一整天不和任何人说话”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苹果员工都可以在库比提诺的Infinite Loop总部上班,苹果前实习生Owen Yamuachi表示:“我的团队被安排在一座位于Vallco Parkway的办公楼里上班,这个地方距离Infinite Loop总部几英里之遥。这意味着我得远离大多数其他实习生,同时也无法享受楼内配有咖啡馆的待遇。这座建筑本身也不怎么令人愉悦,它包含了许多黑暗狭窄的走廊以及不知何故被建得荒谬的高顶天花板,而且每个人都有私人办公室。拥有自己的私人办公室意味着我可以一整天不和任何人说话,这样的情况有好处(我可以长时间专注工作)也有坏处(十分孤独)。”

   “管理偏执、不受尊重、时刻紧张、长时间工作”

  这位匿名的前雇员显然十分反感他在苹果工作的那段时间:“偏执的管理、不受尊重、时刻张力、长时间工作加起来几乎成为这里大部分真实的文化......许多供应需求管理部(SDM)的同事认为这是他们在商学院受苦几年后所需要的经历,这样他们就可以凭着自己简历上的苹果标签去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比如投行的技术部门。这里的文化自顶向下都十分严格:任何试图简化、影响改变甚至讨论一个更好方法来办事的举动都被彻底的皱眉对待。这里的工作更长/更苦,但无法抱怨或试图去修补任何无数破碎的秩序或流程,不要忘记,外头时刻有10个人在排队等候取代你的位置(部门经理绝不会忘记)。此外,员工负责各自工作,自担风险,不过也有好的一面,咖啡和食物都很棒,着装休闲随意。”


   “企业操控管理相当沉重”

  Richard Francis 曾在英特尔工作,两家公司合作项目时他对苹果员工的经历深有体会:“这里有一只非常沉重的企业控制手,规定苹果在当地可以或不可以做什么。这使得科技行业其他公司的资深员工承受很大程度的压力。”

   “我最怕周日晚上”

  设计师Jordan Price讨厌长久又严格规定的工作时间:“我很难(基本没空)在工作日见到我的女儿,因为工作时间极其死板。我已经被大幅减薪,但我却指望把在这样一家如此受人尊敬的公司中工作看成是一个长期的职业投资机会。上手比较曲折,苹果有如此多的密码、账户,我还花了将近一个月才学会如何登录到服务器。在这里时刻有会要去开,这严重影响了所有人的工作效率,但对于一家拥有如此众多高质量产品的大公司而言,开会似乎又是必要的。”

  “同事们都会占领各自一方领域,设定界限,紧随着领导者的思想努力完成各自的工作。我开始变得像他们一样,迫切希望星期五傍晚快点到来,惧怕周日夜晚降临。”

   “你很少有时间去睡觉”

  有趣的是,即使是那些表示自己热爱在苹果工作的前雇员也赞同Glassdoor提出的观点,他们对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掌控得十分糟糕:“晚上也有很多活要干,有时候几乎没空去睡觉。”

  “对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掌控很糟糕,许多同事时常坐穿板凳地加班,但出人意料的是,至少对我而言,我并不介意多留几个小时,因为我的待遇不错,而且常常会遇到突发事情又要折返回去工作的情况。”


   “我们不得不每周7天全天候待命”

  如果你参与新产品的研发工作,那么你将会被圈起来工作,几乎如此。

  一位曾参与iPad研发的员工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他描述了公司为确保iPad的原型机不会被泄露出办公楼之外所采取的限制措施:“我和另外三个开发者被唯一指定可以进出那间工作室,苹果要求我们在进出门时提供姓名和社保卡号码进行身份验证。苹果会在桌子上凿出一个洞来连接设备,他们使用那些锁自行车的链条锁来对设备进行防盗固定。”


   “你获得的薪水有可能会少于其他地方”

  因为所有人都想在苹果公司工作,所有薪水变得不再那么重要:“薪酬低是许多员工常见的抱怨,这些员工主要来自苹果的零售店面,但也有一些业务专员、IT专家和其他岗位的员工。换句话说,苹果的许多岗位薪酬会高于整体平均水平。”


   “乔布斯去世后,中层管理者获得更多话语权”

  曾担任苹果工程副总裁,结束14年工作生涯后于2011年离开该公司的Max Paley表示:“苹果已经变成一个更加保守的执行机器,而不是一个主动创新的执行引擎。我听说现在许多重要的会议都由多个项目管理和全球供应链的管理人员出席,这在我还就职于苹果的时候是很难见到的。我们当时的任务需求由工程技术部门来决定,工作落实由产品管理层和供应链管理层来负责。现在的公司重心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后,有人甚至连苹果总部库比提诺也不放过:

  “库比提诺是加州南部湾区最无聊的城镇。”

文章转载至:https://www.feng.com/apple/news/2014-04-07/Apple_s_former_Blackwater_employees_various_tucao_small_partners_to_hold_on__581008.shtml
收藏 (0)

文章评论

共有0条评论来说两句吧...